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酒鬼酒高层大换血 中粮君临将遇整合难题

发布日期:2021-06-26 16:23   来源:未知   阅读:

  临近春节,正是一年中白酒行业的最佳旺季。近年来一直处于市场低迷徘徊期的酒鬼酒在这段时间却接连迎来高层巨震。

  一个多月前,酒鬼酒发布公告,公司的核心人物之一 ——董事、副总经理、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郝刚离职,转任统一润滑油负责全面销售。旋即,1月13日晚间,酒鬼酒再度发布多份公告称,公司董事长赵公微、董事沈树忠、总经理夏心国等3人因为个人原因或者工作变动辞去上述职务。在酒鬼酒频繁发生高层人事变动的同时,借央企并购方式,间接控制酒鬼酒一年之后,中粮系终于实现对酒鬼酒全盘控制。

  1月13日晚,酒鬼公告披露,董事长赵公微、董事沈树忠、总经理夏心国已向公司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其中,赵公微因退休离职,新的人选尚未宣布,赵公微、沈树忠辞职后将不在酒鬼担任任何职务。

  在发布一系列高层辞职公告的同时,酒鬼酒公告称,在公司第六届董事会第七次会议上,大股东中皇有限公司提名江国金、逯晓辉、董顺钢为本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董事会同时决议,选举夏心国为副董事长,聘任董顺钢为总经理、李明为副总经理。

  梳理此次空降酒鬼酒的高管履历可发现,江国金、逯晓辉、董顺钢3名董事候选人均有强烈的“中粮背景”。

  被业内传言有可能接任酒鬼酒董事长的江国金现为中国粮油控股公司副总经理兼啤酒原料部总经理。1989年8月加入中粮集团,1995年12月任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于2000年7月出任啤酒原料部总经理。而逯晓辉也在中粮效力愈7年,先后担任中粮集团旗下中国食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助理、首席财务官、监察部总经理等职。而新任酒鬼酒总经理董顺钢则是有26年资历的老中粮人,空降酒鬼之前为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中粮麦芽(呼伦贝尔)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任酒鬼酒副总经理李明此前为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华东大区总经理。而伴随着中粮系人马的进驻,赵公微、沈树忠两位中糖系高管则退出酒鬼酒的舞台。

  “来自中粮系多位高管空降酒鬼,中糖系两大董事离职,意味着中糖系全面退出。中粮自2014年底曲线入主酒鬼后,开始全面接手上市公司,酒鬼酒正式进入中粮执政时代www.gd8g.cn!”一位长期关注酒鬼酒的业内人士表示。对中粮集团而言,此次高管调整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举动。一年之前,央企中国华孚贸易发展集团公司整体并入中粮集团,成为全资子企业。中粮借此间接入主酒鬼酒,酒鬼酒成为中粮的玄孙级公司。在此之前,酒鬼酒已在多次公告中对外明确表示,中粮为酒鬼酒的实际控制人。

  对中粮集团而言,实现对酒鬼酒的全面控盘,是多年来中粮在白酒领域艰难拓展的一个重大突破。

  早在2000年左右,中粮就开始谋划切入白酒板块,意欲通过一系列的强势收购完成其在白酒行业的战略布局。但多年来中粮四处出击,但进展并不顺遂。

  2007年左右进入中粮视线的是安徽古井贡,然而在接触谈判的过程中,由于前古井集团董事长王效金“出事”,中粮与古井贡的接触无疾而终。此后中粮又先后接触过洋河、沱牌、西凤等知名酒企,但皆因控股权问题和多方资本缠斗等因素无功而返。

  此间中粮只收购了前身为安徽焦陂酒厂的龙虎尊酒业等小酒企。直到2012年以后,中粮集团以生化能源事业部的名义控股泸州老窖石梁酿酒基地,并以战略投资者身份进入习酒。中粮在白酒领域才渐有进展。但中粮旗下一直没有运营较成功的白酒品牌,其对于知名酒企的觊觎之心也从未放弃。在与酒鬼酒接触近5年后,最终在国资整合的背景下,中粮的“名酒夙愿”终于在酒鬼酒这里得到满足。

  海通证券在此前的研报中分析,拥有酒鬼之后,中粮集团在白酒领域的发展有了最好的助推器,酒鬼也有望跟随中粮改革实现跨越式发展。

  白酒营销专家王传才表示,从此前中粮整合蒙牛的模式来看,中粮对重组并购后的下属企业,都会积极推进其机制和市场化的变革。中粮在控盘酒鬼之后,有可能对酒鬼酒进行市场化管理和经营的改造。通过对酒鬼管理体系进行清理、改造,将其重点发展为中粮系旗下最具代表性的白酒品牌,并通过与其他白酒品牌进行并购重组来实现其白酒领域的战略整合。同时,随着央企背景的中粮接管,也有望进一步改善酒鬼酒的政商关系,使企业获得更好的外部环境。

  2012年的塑化剂危机以后,酒鬼的经营遭遇断崖式下坠。公司从2012年度净利4.95亿元,直线年,酒鬼才开始出现转机,根据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全年实现净利润8000万~9600万元。

  目前酒鬼正处于从低谷开始重新爬坡的关键阶段。在中国食品商务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看来,中粮正在加大酒类、饮料的比重,有了中粮这一强大靠山,处于困境中的酒鬼应能获得充足的资金支持。“这对于这两年来市场份额和品牌影响力下滑的酒鬼而言,是一个利好。”

  但与一些外界观点相反朱丹蓬认为,酒鬼原来的管理团队被中粮替换之后,公司的运营策略可能暂时还不会改变,新团队会延续酒鬼原有的运营策略。

  虽然外界对于“中粮时代”的酒鬼酒具有一定的期待,但深处酒业寒冬、发展大不如前的酒鬼而言,中粮未来对酒鬼的整合依旧存在许多悬念。

  虽然背靠中粮这个强势央企,但需要根据市场变化快速应变的白酒行业与一直遵循规范化管理的中粮之间能否顺利磨合是未来中粮系高管团队不得不直面的问题。“对酒鬼酒的进一步整合会是一个难题,新任高管团队压力不会小。”王传才表示,中粮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经验是否能成功运用于酒鬼酒尚需验证。

  在经历了近年白酒的深度调整期后,白酒企业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已经逐渐显现。酒企老板跑路现象时有发生。而在许多酒业人士看来,白酒企业业绩最坏的时候还没到来,未来一段时间国内白酒行业的经营会遭遇更多困难。业内预测,白酒行业的复苏至少要到2018年后,最快也得在2017年底。在这种萧瑟市场背景下,接手市场深冰期的酒鬼酒是对中粮的一个严峻考验。

  同时,酒鬼酒此前积累的体制、机制以及市场运营中的一些弊端也给中粮的整合之路设置了许多障碍。

  一方面,作为地方酒企,酒鬼酒与地方利益捆绑紧密,在体制上存在诸多问题。在酒鬼酒身后,地方政府有大批影子股东,大到人事任命,小到促销政策,从各个层面干涉和影响到酒鬼酒的经营。另一方面,酒鬼酒的目前盈利模式已经跟不上时代,销售渠道结构也不够扁平化,导致销售能力变弱。“这些问题如果不能得到有效解决,中粮对酒鬼酒的整合重塑就很难见到实效。”一位白酒业界人士表示。